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说酒 >

怀念2014年离我们而去的葡萄酒大咖

日期:2015-01-20 18:51来源:葡萄酒商务网 作者:酒媒网编辑

辞旧迎新之际,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2014年那些离我们而去的葡萄酒大咖们。

辞旧迎新之际,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2014年那些离我们而去的葡萄酒大咖们。

    1月


    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之父Antonio Mastroberardino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1月,86岁的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之父Antonio Mastroberardino过世,他又被称为“古葡萄品种大师”(Master of Ancient Grapes)。作为家族长子,他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已有170年历史的家族酒庄Mastroberardino。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葡萄根瘤蚜过后,50、60年代的坎帕尼处在一种盲目的迷失状态,当局鼓励人们栽种那些产量大的葡萄品种,例如来自意大利中部的Trebbiano和Sangiovese,他却坚持栽种当地的本土葡萄品种(Fiano、Greco di Tufo和Aglianico等)。同样在90年代,整个意大利包括坎帕尼都在拔掉葡萄园的传统葡萄品种,转而种植当时流行的国际葡萄品种(Chardonnay和Merlot等)时,他再次坚守本土品种,还在考古发现的庞贝火山地带种植古代的卡帕尼葡萄品种。正是由于他对当地传统葡萄品种的保护,今天的坎帕尼才能够成为意大利最令人兴奋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而Mastroberardino酒庄也成为了多年来意大利南部少数几个以质量著称的优质酒庄。

    澳洲传奇人物Perc McGuigan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1月下旬,澳大利亚猎人谷传奇人物Perc McGuigan离世,享年整100岁。McGuigan出生在猎人谷,1941年成为奔富旗下Dalwood酒庄的首席酿酒师。在工作了近30年之后,他买下了Dalwood酒庄;1968年,创立云咸酒庄(Wyndham Estate)。他的儿子Brian和 Neil还在他的基础上创建了知名的McGuigan Wines酒庄,该酒庄现已改名为澳大利亚佳酿有限公司(Australian Vintage Limited),目前是澳洲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之一。


    4月


    波尔多美女庄主Christine Valette-Pariente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2013年份波尔多期酒期间传来噩耗,圣埃美隆一级庄B级卓龙梦特酒庄(Chateau Troplong Mondot)庄主Christine Valette-Pariente去世,享年57岁,生前患有癌症。Christine于1981年开始掌管卓龙梦特酒庄,将其成功打造成世界顶级酒庄,在2012年的圣埃美隆评级中,卓龙梦特酒庄被评为圣埃美隆一级庄B级。酒庄酿酒顾问Michel Rolland表示:“正是Christine才使得卓龙梦特酒庄拥有今日的辉煌,她用一生的努力撰写了成功与传奇,她是波尔多葡萄酒产业里的杰出女性。”


    5月


    法国杰出女性酿酒师Laurence Faller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5月,阿尔萨斯著名酿酒师Laurence Faller逝世,疑因心脏病发作。Laurence Faller一生中的大多数时间都投入在葡萄酒事业上,她在温巴赫酒庄(Domaine Weinbach)长大,父亲Theo是温巴赫酒庄在二战之后迅速崛起的最大功臣。1979年,Faller女士开始参与酒庄的经营,是阿尔萨斯最出色的酿酒师之一。


     6月


    德国黑品乐之父Bernhard Huber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6月,德国巴登地区雨博酒庄(Weingut Bernhard Huber)酒庄庄主Bernhard Huber因癌症离世,年仅55岁。Bernhard被誉为德国黑品乐之父,德国巴登地区黑皮诺的流行就归功于他的努力。他1987年开始接管家族酒庄,现在雨博酒庄拥有将近30种黑品乐的克隆品种,其父亲早前就种植了15种德国克隆品种,他接任之后又从勃艮第普里尼村(Puligny)购买了10-15种黑皮诺克隆品种。Bernhard对葡萄酒非常热爱,就在他去世前的一个月,他还在威尔顿斯坦(Wildenstein)陡峭的葡萄园中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葡萄园的种植历史。

   
      8月


    木桐酒庄庄主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8月,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庄主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由于手术后并发症去世,享年80岁。Philippine女爵是前任木桐酒庄庄主罗斯柴尔德男爵的女儿,在其父亲去世后,就由她执掌木桐酒庄在全球各地的产业,包括与美国Robert Mondavi酒庄合作的作品一号(Opus One),以及与智利Concha y Toro酒庄共同出品的活灵魂(Almaviva),同时也继续将木桐酒庄的传奇发扬光大。在酿酒理念上,她更加注重木桐酒款的纯净度而非力量感。此外,Philippine女爵对艺术作品的长期关注延续了木桐酒庄每年甄选知名画家作品作为酒标的传统。9月份,共有1200名亲友参加了这位波尔多Grande Dame的追悼会。

    香槟巨头Nicolas Feuillatte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8月,全球最大香槟酿酒商之一丽歌菲雅香槟(Nicolas Feuillatte)的创始人Nicolas Feuillatte离世,享年88岁。这位香槟酒巨头1926年出生在一个巴黎商人家庭里,早年在美国经营咖啡生意,40岁时回到法国并购买了兰斯附近的12公顷的葡萄园,开始酿制香槟。2013年,丽歌菲雅的香槟销售量达到1040万瓶,成为全球继酩悦香槟(Moët)和凯歌香槟(Veuve Clicquot)后的第三大畅销品牌。


    9月


    波尔多最显赫的酿酒顾问Jacques Boissenot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9月,76岁的波尔多酿酒顾问Jacques Boissenot先生与世长辞。Boissenot堪称波尔多最伟大,亦是最低调的酿酒师。2010年被Decanter杂志评为“Winemaker of the Decade”,他为波尔多五大酒庄中的拉菲、拉图、木桐、玛歌四家酒庄做顾问,此外还包括宝嘉龙酒庄、雄狮城堡、碧尚男爵、碧尚女爵和巴顿酒庄等波尔多名庄,全球共有200多家酒庄聘请他做顾问。Jacques Boissenot生于黎巴嫩,年轻时曾立志成为一名兽医,后在波尔多大学师从现代酿酒之父—Emile Peynaud学习酿酒。与时下一些酿酒师追求葡萄酒的强劲风格、强调葡萄成熟度不同,Boissenot老先生更加注重葡萄酒的和谐与平衡,以及对风土的独特表达,所酿之酒时常具有完美的结构感和悠长的余香。

   
    11月


    勃艮第一代酒爷Hubert De Montille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11月,享年84岁的勃艮第著名酿酒师兼律师Hubert de Montille离世。Montille生于1930年,父亲在其5岁时去世。成年后,他接手了家族位于沃尔内(Volnay)的3公顷葡萄园。Montille一生努力兼顾律师和酿酒师两个事业。1953年研读完法律后,成为第戎的一名律师,之后还荣升律师协会的主席。而作为一名酿酒师,他的佳作在勃艮第的顶级葡萄酒中存有一席之地。他本人也是最早秉承“风土学说”的酿酒师之一。


    12月


    黎巴嫩酒界标杆人物Serge Hochar

2014年,那些跟我们后会无期的葡萄酒大咖们


       Serge Hochar曾说“War does not kill yeast”(战争杀不死酵母),但时间却能带走用酵母酿酒的人。2014年最后一天,这位黎巴嫩酒界标杆人物在墨西哥度假时因游泳事故去世,享年75岁。Serge Hochar不仅是知名酒庄Chateau Musar的庄主,还是黎巴嫩葡萄酒学校(Lebanese Institut de la Vigne et du Vin)的主席,早年在波尔多葡萄酒学院师从著名酿酒顾问Emile Peynaud,1959年回归家族酒庄,18年来长期致力于Chateau Musar独特、异域而又陈年极长的风格。当1975-1990年黎巴嫩身陷长达15年的内战时,整个黎巴嫩只有4家酒庄,葡萄需要历经多个管卡哨所才能到达酒庄,Hochar老先生依然乐观的坚持酿酒,并荣膺Decanter杂志创刊以来的首位“年度人物”。当战争期间黎巴嫩国内葡萄酒市场瘫痪时,他积极开辟国际市场,与许多欧美酒评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也是Chateau Musar能蜚声国际的原因之一。

(文章来源:葡萄酒商务网 责任编辑:酒媒网编辑)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